BETA

品牌几何

微信订阅号

闯入时尚界的四位管理咨询顾问

来源 ✎ 时尚商业评论 BoF,慎思行编译

作者微信 ✎ hello_SSX

许多全球顶尖的公司会请咨询顾问来解决各种战略问题。根据项目的不同,咨询公司能提出端对端的解决方案来应对公司供应链优化、国际化发展等等各方面的挑战。

在时尚界,麦肯锡因2009年向康泰纳仕集团(Conde Nast)提出重大的成本削减方案而名声狼藉。但咨询远远不止是帮企业削减成本,究其本质,咨询就是快速高效地破解复杂问题,直触事件核心,并给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麦肯锡、贝恩、波士顿、埃森哲等知名咨询公司的咨询顾问空降到全球大型行业出任高管并不是一件新鲜事。时尚界也不例外地雇佣了大批前咨询顾问,包括古驰CEO马可·比萨利、LV时装事业部CEO皮尔·伊夫·罗塞尔、《Tank》杂志时尚总监卡洛琳·伊莎等等。BoF创始人伊姆兰·艾迈德也曾在麦肯锡工作过几年,但从咨询到时尚的道路转变是巨大的。BoF与四位曾经是咨询顾问的时尚界高管探讨了他们的职业轨迹以及一路上的收获。

德梅特拉·平森特

化妆品公司Charlotte Tilbury CEO

640.webp
化妆品公司Charlotte Tilbury的CEO德梅特拉·平森特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希腊人,在英国和美国读书,原本读的医学院,但后来离开医院来到管理咨询公司工作了13年,为麦肯锡公司的许多奢侈品行业客户服务后,转行来到了时尚行业。

“在我最早的记忆中,我将来会成为一位先天性心脏病的治疗专家,这是我的计划。”平森特说。她曾经在哈佛读了医学预科,但与众不同的是她本科专业是社会学,她上了很多政治、经济、哲学方面的课程。本科毕业后,与传统医学生不同的是,她进入了顶尖的牛津大学罗德学者计划,完成了研究生学位。当平森特完成研究生学业、该回美国哈佛医学院继续进修时,她却犹豫了。她说:“我知道我想留在伦敦,我希望探索更多不同的职业可能性,所以管理咨询作为‘商业的试菜单’,仿佛是我最好的选择。”

平森特在麦肯锡开启了她的职业生涯,在欧洲服装、时尚、奢侈品行业组工作了五年,为许多大众品牌和奢侈品零售商提供咨询,也参与了一系列运营和公司战略的项目,例如帮助零售商优化和扩展产品组合。接着她升职成为合伙人,同时也为一家英国新兴的零售企业担任顾问。

2012年,平森特被任命为Charlotte Tilbury的 CEO,与化妆师Charlotte Tilbury和她的团队共同运作生意。“Charlotte和我是经共同好友介绍认识的,”平森特说,“我知道我遇到了完美搭档——她很有雄心壮志,跟我一样有决心而坚持自我,同时她面对机遇的想法正好与我互补,于是我欣然同意与她一起白手起家。”

那么平森特此前13年的咨询生涯怎样塑造了她的管理风格呢?“麦肯锡教会我在做决定时要把相关的事实逐一考虑,还有如何把复杂而艰巨的任务化为具体的、可操作的问题。在创业的环境下,数据很稀缺,你需要让一个小团队发挥巨大的能量,这些技能就非常关键。”平森特如是说。“但过去这些年的经历也让我更有决断力,懂得了人优于数字、实际优于理论的道理。数字当然很重要,但只有你让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情,数字才能发挥作用。”

对于想要沿袭她职业道路的咨询顾问们,平森特建议:“有些人会因你缺乏运营经验而质疑你,有些时候从咨询服务转变为面对管理生意的实际问题时,你需要横向探索、甚至退一步思考,对此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舒琪·拉森

服装品牌Mario Testino+ CEO

640.webp (1)
舒淇·拉森的职业路始于一家建筑公司,但她很快就离开那里,去了斯坦福读MBA。2000年完成学业后,她加入了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在纽约和伦敦间穿梭工作。“我一直都喜欢创意产业,但我还是从投资银行这样的传统领域起步,因为我想获得更多核心的软实力。”拉森话虽如此,她却已经逐渐回归了艺术道路。“我在麦肯锡工作时,有时会接手一些更具主观性、直觉性的项目,比如奢侈品牌和音乐公司。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办公室外和策展人、美术馆长交流,但我从来没计划过自己会最终在这个领域工作。这不是有意为之,更像是心之所向。”

2006年,拉森从咨询行业跳去了广告业,成为伦敦广告公司M&C Saatchi奢侈品部的CEO。“我将要与技能完全不同的人们一起工作,这令我感到兴奋。做咨询的时候,我若觉得如果团队中队友让我不满意,我可以彻夜工作来解决问题。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们团队中的人各有所长,工作中合作非常重要,就像是接力赛,没有他们我就不能完成比赛。”

在M&C Saatchi的时候,拥有世界第二大商业美术馆David Zwirner Gallery的馆长、艺术商大卫·兹维纳和她建立了联系。“艺术世界发展太快了,美术馆需要能够扩张和发展业务、帮助建立强大品牌定位的人才。”拉森说。她担任8年兹维纳的顾问,作为美术馆社群的首席顾问帮助美术馆建立良好的声誉。这也让她获得担任Keep Agency管理总监的机会,以及在纽约的雷曼·莫平、提莫西·泰勒等艺术馆的工作机会。

2013年,拉森被任命为Mario Testino+的CEO,该品牌由知名摄影师马里奥·特斯蒂诺创建。“马里奥一年超过300天都在工作,不断在创造、产生新点子、签新合约、接受新机遇。每天过得都很快,很刺激、紧迫,有时候需要快速给出意见”拉森说。“我们有团队专门支持这些紧急的工作。但长远来看,长期性的项目才能引领未来,而它们很容易因为一些看着更紧急的事而被迫搁浅。我需要制定战略,让公司里短期和长期项目都有条不紊地进行。”

拉森说:“我从麦肯锡学到的课程中用的最多的是怎样把问题层级分解并给出解决方案。每天我面临很多之前从未遇见的问题和情境,麦肯锡教会你怎样找出好的答案,怎样合理运用并活化资源,怎样解决未知问题。我认为麦肯锡的公司价值观和团队合作是无价的,我每天都要涉及这些基础的原则。”

厄恩·姆兰尼

奢侈品零售商Avenue 32的时尚与品牌总监

640.webp (2)
奢侈品电子零售商 Avenue 32的厄恩·姆兰尼从埃森哲转行成为一个令人尊敬的时尚买手,因为她具有发现时尚和潜在才能的敏锐嗅觉。其实在姆兰尼在加入埃森哲成为伦敦公司战略部门一名商业分析师之前,她大学暑假时已经在埃森哲实习。“实际上埃森哲算是我的摇篮,因为我的父亲曾在埃森哲任职超过35年,并是全球管理的合伙人之一,所以咨询流于我的血液之中。”姆兰尼说。

然而,在2002年时,姆兰尼决定离开埃森哲并加入一个叫Hollywould Shoes的鞋业创业公司,这个名字的创意来源于它的创始人兼创意总监——郝莱顿莱。“我第一次遇见郝莱顿莱时,她对产品充满热情。接下来我就已经在和爸爸打电话说我要离开我在埃森哲的稳定工作,他对此很不高兴呢!”姆兰尼说。“郝莱顿莱不能承担给我太高的报酬,但是我可以成为公司的管理销售、营销和品牌管理的的总监,听起来真令人兴奋!”

尽管并没有接受过时尚行业的真实训练,姆兰尼仍然积极着手进行着工作。在三年内,她和郝莱顿莱将她们的鞋业企业做成了一个营收超200万美元的企业。“这是我第一次运营一个创业公司,并且我找到了热情所在。”姆兰尼说道。“正是我的工作让我想要成为一名时尚买手,我想要成为那一个选择未来潮流趋势的人,并成为那一个影响和塑造零售销售的人。”

从那时起,姆兰尼占据哈瑞得、赛福瑞斯和布朗的最佳买手榜,但她把她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归功于早年在埃森哲的经历。“在我在埃森哲的四年里,经常在客户的公司实地待了很久,正是这段经历教会我怎样有效和细致地与客户进行沟通,怎样快速地理解和解决问题,怎样作为团队的一员和客户一起工作而不是告诉他们应该怎样运营他们的企业,怎样持续的产生新想法,怎样逻辑性和分析性的思考。”她说。

自2011从加入Avenue 32成为时尚和品牌总监,姆兰尼和Avenue 32的创始人罗伯特·本特勒把品牌销售地从49处扩大到了150处。“好的零售技巧和时尚的知识是你可以学的,剩下的部分来源于勇气和直觉,你需要知道哪些将成为潮流,哪些是人们想要的。在我的经验里,人只会想要,或不想要。”她补充道,“人们经常认为时尚买手是一个光鲜绚丽的行业,其实大部分是大量的运算,看销售历史、销售数量趋势、最好卖家、最坏卖家、边际分析、每周款型数据、购买预算等等——并且这是占据时尚买手最多时间的部分!”

安迪·顿恩

电商男装企业Bonobos创始人兼CEO

640.webp (3)
拒绝了硅谷风投公司的稳定工作, Bonobo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安迪·顿恩选择了和斯坦福商学院的同学布朗·斯潘利共同创建了一个男装品牌,专注于互联网直销定制裤装。 由于“创意不合”,斯潘利在之后离开了公司,但顿恩自此成功拓展了他的事业,把一个原本只有互联网直销的单一产品转型为了一个具有高潜力的垂直整合型时尚零售产业链,其产品范围扩大到衬衫、裤子、毛衣和西装套装,通过线上线下整合营销。

而其实在Bonobos之前(也在他在斯坦福入学之前),顿恩曾在贝恩咨询公司的北美和拉丁美洲分部任职三年咨询师,正是这段经历使他接触到为品类零售商——Land’s End提供的咨询项目,这段经历仍让他印象深刻。

“在我在斯坦福的第二年,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在贝恩的同事——布朗·斯潘利,曾希望创造一种更好剪裁且合身的男士裤装,而这个梦想,就是建立起这个伟大客户直销品牌的开端。”顿恩说道。“我们的共同想法是:如果Land’s End可以利用品类零售为核心竞争力建造起一个伟大的品牌,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利用互联网作为我们品牌的核心呢?”

“我们在Bonobos的员工有五个核心人文价值观:自信,同理心,正能量,判断力和理性正直,”顿恩继续说道。“其中最后一个归功于贝恩咨询,他们教会了我“真理之北”的价值理念,即你的罗盘会告诉你向北前行,但你自己不会。即使真理难寻,你需要不断上下求索,通过直觉的判断,并用数据进行检验,你可以建立内心的罗盘找到你当下和未来前行的方向。

虽然贝恩并不是最大的咨询公司,“但它是一向被认为最好公司文化的一家,”顿恩说道,“在贝恩工作的人真实享受一起工作,同时我在投资机构工作时的理念也很简单——‘享乐·赚钱’。我从两个地方学到就是公司文化和结果一样重要,它们相辅相成。”

但是咨询中复制过来的经验在实际运作时尚产业时也有它的限制,顿恩说,“时尚的特点即它是艺术和科学的产物”,顿恩补充道,“在管理咨询中,科学是必需品,但艺术却略有欠缺。如果没有我的共同创始人布朗的创造性视野(布朗的最新公司卡车俱乐部,刚刚被诺德斯朗姆收购),我无法创建起Bonobos。并且如果我没有不断启用行业的新星,如我们的首席设计师,邓特·芬顿,我无法让公司持续前进。”

64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品牌几何 » 闯入时尚界的四位管理咨询顾问

0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