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品牌几何

微信订阅号

刺猬效应:社群进化为组织的困境

叔本华的散文集《附录与补遗》收录了一则寓言,描述了刺猬在冬天面临的两难困境:天气变冷,两只刺猬靠在一起取暖,如果靠得太近就会被对方身上的刺扎伤,于是离得远一点;离得太远,又感到冷,于是靠近一些。这样反反复复地靠近又离远,两只刺猬终于找到一个既不会冻着也不会扎着的最佳距离。

叔本华的这则寓言,弗洛伊德1921年在散文《团体心理学与自我分析》中的一个脚注里引用到了,他把刺猬的困境与长期人际关系中“厌恶和敌意的沉淀”联系到了一起,在这篇散文中,弗洛伊德还就人类最常见、最自然的一个社会性需要“亲密”提了很多没有答案的问题:我们到底能够忍受多大程度的亲密?我们需要多大程度的亲密才能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刺猬的困境也是人的困境!

所有长期人际关系几乎都会“沉淀”消极情感,可是,因为压抑我们意识不到这些消极情感。正如刺猬的困境暗示的那样,人渴望靠近他人,又害怕太过靠近他人。我们可以认为,叔本华的语言在象征意义上揭示了人际关系面临的挑战:我们注定要像叔本华的刺猬一样永远在痛苦的纠缠与凄凉的孤独之间挣扎吗?我们会永远要么害怕失去自我要么害怕孤独寂寞吗?

人类因为社会性需要而聚在一起,又经常因为彼此不好相处的地方而相互排斥。我们所有人都既需要又害怕亲密,这给我们的存在制造了困境。叔本华的刺猬在反复磨合中找到了一个最佳距离,人类也总会在长期互动中找到一个最佳距离。在这个距离,尽管我们只能大致满足取暖需要,但是我们不太可能受伤害,我们不会扎到别人,别人也不会扎到我们。

靠得多近算过于靠近?

我们能对别人多坦诚?

QQ截图20170308120612

 在团体背景下,人类也会面临刺猬的困境:靠得多近算过于靠近?我们能对别人多坦诚?我们能透露有关自己的什么信息?多亲密算足够亲密?什么时候有必要设置边界?太过坦诚可能暴露我们的弱点,让我们容易出现羞愧反应。人们经常觉得很难在团体、团队里好好发挥作用,根本原因就是这个困境——既需要靠近彼此又需要保持距离。

这就是团队合作的悖论,而团队合作是组织有效性的关键要素!

在组织背景下仔细看看,就能看到这个困境在日常的人际互动中微妙地起着强大的作用。团队合作之所以有效,是因为集思广益、齐心协力有助于组织做成任何事情,从应对暂时的危机到制定长期的战略,更何况在信息爆炸的今天,组织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复杂,必须通过团队合作才能应对。然而,我们太容易忽略大多数团队面临的一个现实:很难把握成员之间的松紧度,要么太松散造成低效、要么太紧密造成窒息。

另外,很多组织领导者对团队怀有矛盾情感,他们一般不知道如何打造高效团队,因为担心失控,所以不愿意授权;不愿授权,他们就继续逞英雄包揽一切。对很多人来说,团队代表着麻烦、负担或者躲不掉的灾难。而且这种心态往往由于“预言自我实现”效应而陷入正反馈循环,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企业家自己很难跳出这个循环。

这个困境还表现在另一个方面:运用团队,既是因为工作的复杂性,同时又会增加工作的复杂性。团队要是运行不良,就可能意味着很高的协调成本和很低的生产效率。很多企业,尤其是政府部门,把成立团队、委员会或工作小组当作解决问题的万能方案——实际上是制造开展工作的假象,掩盖低效无能的事实。这种“万能方案”,最好的情况是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因为从根本上说它什么也没做;最坏的情况是耽误了问题的解决,因为这样装样子走过场会妨碍真正的行动。解散运行不良的团队,也许需要快到斩乱麻,而快刀斩乱麻可能会造成经济上和人员上的损失。

总之,既然是困境,一定是左右为难,要做事,尤其是要建立团队和组织,一定会面临这样的困境,除非什么都不做。如果能够选择什么都不做,那么值得庆幸,也要恭喜你!如果不得不选择创业、做企业,而且还有发展企业的企图心,那么只有寻找如何看清、突破困境这一条路,值得庆幸的是,前人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有人找到了走出困境的路径,我们要做的就是看看这样的路径能否应用到我们自己的实践中,后面的文章我们将继续探索。

主要参考资料:【荷】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刺猬效应:打造高绩效团队的秘诀》,东方出版社,2014年6月第1版。

64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品牌几何 » 刺猬效应:社群进化为组织的困境

0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