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品牌几何

微信订阅号

我与邵爷(连载六) | 我住进了名人村

2222222.webp

这篇说说我。

那时我住在浦东,每天上下班单程都要换好几趟车,足足一个半小时,几乎横穿整个上海市区。天天三个小时花在路上的确很疲累,加上广告人加班加点是常态,有时回到家里已是深夜,第二天一大早又要出门口。

 

于是邵爷托朋友帮我在公司附近的『愚谷村』租了一个房间,我和另外两个大学同学一起住。这样,每天上下班步行十五分钟就到公司了,的确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舟车劳顿。

 

『愚谷村』坐落在静安市中心愚园路上,是一条新式里弄,共有房屋120多栋,顺着主弄呈鱼骨状排列,它闹中取静,环境优雅,被列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

而『愚谷』两字则包涵了『大智若愚,虚怀若谷』之意。

据说,『愚谷村』以前住过很多名人,有作家王安忆、山水画大师应野平、金嗓子周璇、演员奚美娟,还有李连杰的师傅吴斌……『愚谷村』的名人之多令人称奇。

 

我有幸在这个名人村居住了五年,虽然没见过那些名人,却也沾了不少仙气和灵气吧!

640.webp

『愚谷村』里的每一栋房子都是砖木结构,坐北朝南,屋顶铺着黑色和红色的瓦片,开着好几扇老虎窗。三层楼里住着72家房客,每一层都是几户人家公用一个厕所,一个厨房。

那时的老房子虽然居住条件简陋,生活上也有诸多不方便,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那种温暖,让苦不再觉得苦,让乐变得更乐,足以让人在艰苦的环境中找到生存的勇气以及生活的乐趣。

我还记得隔壁的邻居阿婆是山东人,特别热心,有一次我生病发烧,阿婆知道了,特地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送到我的床头。

 

而一楼的老爷爷是个福建人,爱好饮茶。他每天都会在楼下摆好茶具和小板凳,每次我走过路过,他都盛情邀请我饮一杯他亲手冲泡的香浓的茶。

现在回想起来,我有多么钟情那些古朴的砖瓦,有多么怀念那段老房子的时光!

640.webp (2)

因为我的童年就是在黄河路的一条小弄堂里度过的。石库门的房子里住着十几户人家。在一个公共的空间里,张家李家,柴米油盐,生活百态尽收眼底。那时候,洗水池是砖砌的,灶头是砖砌的,就连小孩子打乒乓的桌台都是砖砌的。——简易而实用的砖,简单而简朴的生活。

 

长大了,搬到了浦东,住新公房了,房间宽敞了,独门独户,不用几家人共挤一个灶头间,争抢一个卫生间了。楼房还是用砖砌的,外墙内里却被五颜六色的涂料掩盖了,看不到砖了。邻居们也疏远了,偶尔在楼梯上碰到了,打声招呼便擦肩而过。

 

后来结婚了,买了属于自己的商品房,小区里有保安,有监控,每家每户都装了防盗门、对讲机,隐居在装修得或现代或古典的居室里。再也不用爬楼梯了,手指一按电梯就到了二十楼。再也见不到砖了,就好像现在的独生子女再也没有兄弟姐妹、阿姨娘舅的辈分称呼一样,住在高楼大厦里的现代人,再也没有左邻右舍了。

……

640.webp (3)

多年后的某一天,我一个人悄悄地来到『愚谷村』,看到老弄堂、老房子还在,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那熟悉的红色砖墙、熟悉的门牌号、熟悉的木楼梯……阳光下,我仿佛又闻到旧时光的味道,斑斑驳驳都是回忆,不敢想起,也不曾忘记。

 

我到后来才意识到我与砖之间的不解之缘,那是一种冥冥之中注定的难以割舍的情结。

 

要知道,我在隆图广告跟进的第一个客户就与砖有关。

 

未完待续……

 文 ✎ 范静 

 来源 ✎ 静静的遇见 

范静,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师从海派创意大师邵隆图先生,曾在世界500强企业市场部工作多年。

游学英国,在剑桥大学选修英国文学,获伯明翰大学市场营销硕士学位。

现定居香港,兼职从事品牌策划工作。

3c75000256acd48535d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品牌几何 » 我与邵爷(连载六) | 我住进了名人村

0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